虚拟货币结算支付型帮助行为:揭秘狂热的韩国加密货币生态系统

《人民法院报》:关于虚拟货币结算支付型助攻犯罪认定的分析

人民法院报报道:虚拟货币犯罪的判定问题

原文链接:查看虚拟货币中的全部文章

作者:石经海、苏青,西南政法大学

嘿,各位数字资产投资者们!你们有没有听说过虚拟货币结算支付型帮助行为?这是一个让人眼花缭乱的名字,意思就是使用虚拟货币来帮助别人进行电信诈骗,进行财物转移。是不是感觉有点邪恶?但是,不用担心,因为今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都在加大对这种行为的打击力度。他们发布了一份重要文件《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二)》,明确规定这种行为属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从而有力地遏制了电信诈骗活动的高发态势。

当然,这份文件引发了一系列热烈的争议。有人认为它过于模糊,无法区分掩饰犯罪所得和上游诈骗的帮助行为。确实,这个问题很有趣。因为虚拟货币结算支付型帮助行为是超时空的,可能发生在诈骗实施中或者是诈骗完成后,并且帮助者的程度也不尽相同,还要考虑诈骗发生的阶段。这导致了判定被转移财物是否为犯罪所得的标准不统一,以及对于行为定性的影响。这样一来,诈骗罪的帮助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以及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不清,从而影响了对这类行为的打击,不利于电信诈骗的治理。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们需要明确虚拟货币结算支付型帮助行为的认定路径,并依法对其进行惩治。这需要将客观与主观相统一,采取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我们还要全面把握犯罪情节,避免片面地从客观方面或主观方面认定犯罪,导致罪责与刑罚不相适应。因此,在认定虚拟货币结算支付行为时,应特别注意犯罪所得的特征,界定上游电信诈骗与后续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收益行为的界分节点,以及帮助者主观明知和通谋的产生时间与内容对罪名认定的影响。通过这些措施,才能区分易混用的罪名。

首先,我们需要判断被转移的财物是否具有犯罪所得的特征。根据刑法的规定,犯罪所得是指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所谓犯罪所得,就是具有财产性、刑事违法性和确定性的财物。只有当财物具备这三个特征时,才能被认定为犯罪所得。而对于虚拟货币结算支付行为而言,这些特征是必须判断的。如果没有这些特征,就不能把行为归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

其次,我们需要以诈骗罪的既遂为分界点,来界定虚拟货币结算支付行为的性质。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的《检察机关办理电信网络诈骗案件指引》,诈骗罪的既遂是以被害人失去对被骗钱款的实际控制为标准。基于这个标准,我们可以将虚拟货币结算支付行为分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行为和上游电信诈骗的帮助行为。在既遂之后发生的虚拟货币结算支付行为可以被认定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行为。而在既遂之前,即使被害人因认识错误而处分了财物,诈骗者也因此获得了财物,但由于诈骗行为仍在进行或财物还受被害人控制,无法确定最终的被骗数额,所以这个阶段发生的虚拟货币结算支付行为应被认定为上游电信诈骗的帮助行为。

最后,我们需要考虑帮助者是否与他人事前通谋,以及他的主观程度,来确定虚拟货币结算支付行为是否构成电信诈骗罪的共犯。事前通谋指的是帮助者与他人形成意思联络,但并不等同于共谋。在电信诈骗案件中,如果帮助者在诈骗既遂前与他人有通谋,那就应认定其为诈骗罪的共犯。而在诈骗既遂后,即使帮助者与他人达成共同谋议,也不构成共犯。此外,帮助者是否明知他人实施诈骗,或仅明知他人在网络上实施犯罪,也会对罪名的认定产生影响。通过综合客观证据,如帮助者的生活经验、与诈骗人员的联系、结算支付的时间与方法等,可以对行为进行定性。

简而言之,虚拟货币结算支付型帮助行为的犯罪认定共有三种情形。第一种是在诈骗既遂之后,帮助者故意为诈骗犯提供虚拟货币结算支付服务,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此时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第二种是在诈骗既遂之前,帮助者与他人达成共谋,在诈骗实施终了后,构成诈骗罪的共犯;若帮助者与他人就犯罪内容形成意思联络,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第三种是诈骗既遂前或财物不具备犯罪所得三特征,但帮助者明知他人实施诈骗,提供虚拟货币结算支付服务时,构成诈骗罪的帮助犯;若帮助者明知他人在网络上实施犯罪,但不知道具体犯罪内容,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最后,我想告诉大家,在依法打击电信网络诈骗及其帮助行为的同时,我们还需要综合运用新技术来加强对虚拟货币流通的监管,从源头上预防电信诈骗和虚拟货币的违法使用。同时,也要加强反电信诈骗宣传教育,提高公众的防范意识,确保人民的网络信息安全和财产安全。

好啦,以上就是关于虚拟货币结算支付型帮助行为的一些有趣又严肃的解读。希望大家能对此有更全面的了解。如果你有任何想法或观点,欢迎在评论区留言,我们一起来讨论吧!

We will continue to update 算娘;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suggestions, please contact us!

Share:

Was this article helpful?

93 out of 132 found this helpful

Discover more

资讯

韩国加密货币交易所Bitsonic案件:法官判给‘宽大’的7年徒刑

一群领先的韩国加密货币交易所Bitsonic的高管被首尔法院判处操纵加密货币价格,获利750万美元这一裁决充分展示了政府打击非法...

资讯

南韩计划在2024年邀请10万名公民测试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

测试将于2024年9月至10月左右开始,持续三个月

区块链

韩国报道称,Terraform Labs联合创始人将面临法律诉讼程序的启动

7月10日,据称由于欺骗投资者并通过操纵某些代币价格获利,Terra联合创始人Daniel Shin的审前听证会已召开

资讯

南韩的加密杀手可能面临死刑

韩国检察官要求对4名嫌疑人执行死刑,这起加密货币谋杀绑架案导致一名女性因持有加密货币而被谋杀

政策

韩国监管机构计划与SEC主席Gary Gensler讨论开设比特币现货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可能性

最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批准现货比特币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是一个积极的发展然而,当地企业需要注意韩国证券监督局发布的警...

区块链

韩国加密收益平台Haru Invest暂停提款和存款

该公司在博客更新中表示,暂停是由于其服务合作伙伴出现了“某些问题”,该公司正在制定应急计划